厉害了我的万安豆腐乳!

  • 时间:2022-05-13 15:3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万安县,江西省吉安市的一个普通小县城,在今日,却迸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瞩目的万安之光,伟大的商业奇迹,发生在一个叫

  近日,作为郭宇宽深度学习案例的罗豆豆腐乳品牌,由开放力传媒引荐,在春节期间接受了世界著名媒体《南华早报》的采访。

  《南华早报》记者以罗豆豆腐乳创始人为素材拍摄了一个微型纪录片,用客观、公正、有说服力的语言描绘出一个有情怀、有理想、有责任感的年轻工程师回乡传承家业的初心,也深刻挖掘出罗豆豆腐乳的品牌魅力与匠心精神。(文末附视频链接与视频文字版译文)

  视频入选美国科技大会TED演讲案例。将成为今年美国科技大会CEO做TED演讲时,背景的大投影仪内容,时长15分钟。

  小县城的一个本土年轻品牌、一个年轻的创业企业家冲破了国界,以自身魅力与实力为远在另一个半球的世界所知晓,这无疑成为了万安人的骄傲,江西人的骄傲,乃至中国人民的骄傲!

  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需要付出比其他人多多少倍的努力与汗水才能达到年薪三十万的成就?

  而在大城市已经安家、拥有一份固定的工作、物质生活水平已然偏高的年轻人,需要赌上多少筹码才敢放弃一切、回到农村白手起家?

  “这里(万安县)有山有水,鸟语花香。我在这里走着,觉得十分舒服,非常亲近大自然。”这是他对家乡的评价。

  罗昭留是万安人,年轻的时候为了生计出外务工,凭着自己的不懈努力与聪明才智,很快便在深圳一家公司担任总工程师,享有年薪三十万的待遇,并且在大城市与青梅竹马的妻子安了属于自己的家。原本一切都朝着明朗的轨迹前进着,而随着岁月的流逝,罗昭留原本犹豫不定的梦想不知何时变得越发坚定。2016年,他决定辞掉高薪工作,正式回乡创业,复兴山村。

  “我开始想,(我现在已经)30多岁了,如果我再不去闯,再不去做自己的事情,可能我就会(一直)在研发办公室,可能40、50岁都待在里面。”

  罗豆豆腐乳工厂成立之初,罗昭留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压力——资金匮乏、缺少人才、身边人的不支持与不理解...很多人包括罗昭留的妻子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放着好好的城市生活不过,回农村从头再来?

  “好不容易从一个小山村走出去了,我当然更希望能在大城市生活”,罗的妻子这样说。

  他在面临种种质疑和不支持的时候,虽然焦头烂额但也并没有退缩,反而选择继续坚持,继续奋斗。寻找合适的场地、拓宽销售渠道、与代销商的洽谈、向著名经济学家讨教经验、塑造品牌价值、确立市场定位和营销策略...所有的一切罗昭留都一手包办,渐渐地,罗豆豆腐乳真的被他做出了成绩。所有人都被他“莫名”的坚持感动了,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关注与支持,罗豆豆腐乳迅速走上了轨道。

  罗豆豆腐乳一直备受关注。近日,著名经济学家郭宇宽老师亲临罗豆豆工厂指导,给罗豆豆精准扶贫!上海的匠恒家居专家何美女也专为罗豆豆腐乳代言!

  罗昭留说,“它(腐乳)含有非常多有益的一些菌种,一些准安酶,还有高蛋白,所以号称“东方奶酪”。”

  除了豆腐乳自身的好处值得传承发扬之外,罗昭留毅然回乡创业还有一个更深沉的原因——提供就业机会,减少留守儿童。

  “其实我回来(家乡)的一个想法是,我要带动农村人(就业),让很多农村人都有一份事可做。因为在我们农村基本上没什么企业,很多都外出务工,所以我是想把这一部分人留在家乡,给他们提供一份事业,让他们能够在家里照看他们的小孩。不像以前我们很多都是留守儿童。”

  罗豆豆腐乳远不止销售美味,更是一个有良心的企业品牌。一瓶瓶豆腐乳,融入了多少个农村家庭的希望与团圆;消除了多少个本可能会成为留守儿童的孩子的孤独。罗豆豆腐乳作为家常美味销售至每一个家庭的同时,也将万安县这个小山村的温暖与爱送往世界。

  罗豆豆腐乳,产生于一个拥有茂密的森林、清澈的山泉水的美丽工作坊。山泉水用于制作豆腐,山林里丰富的含氧量有利于豆腐发酵,这就像是自然的馈赠。作为美食,在质量与味道上都已广受好评。更难能可贵的,是其背后蕴含的深刻的内涵与温暖的人文情怀。

  而据了解,罗豆豆腐乳这个题材恰好是《舌尖上的中国》还没有涉猎过的,目前选题已上报给《舌尖》第三季导演骆永红老师,万安罗豆豆腐乳走进《舌尖上的中国》,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

  一辈子那么长,罗昭留已经踏出了成功而光荣的一步,已然成为万安之光的他未来究竟还能创造多少奇迹?让我们拭目以待!

  罗昭留:这里有山有水,鸟语花香。在深圳的话,都是人流,都在往前赶,而我在这里走着,我觉得十分舒服,非常亲近大自然。

  罗昭留:它(罗豆豆腐乳)里面含有非常多的有益的一些菌种、一些准安酶,还有高蛋白,所以它号称“东方奶酪”。

  罗昭留:其实我回来(家乡)的一个想法是,我要带动农村人(就业),让很多农村人都有一份事可做。因为在我们农村基本上没什么企业,很多都外出务工,所以我是想把这一部分人留在家乡,给他们提供一份事业,让他们能够在家里照看他们的小孩。不像以前我们很多都是留守儿童。

  罗昭留:我现在如果量(腐乳)要上去的话,后面的资金,压力特别大。有些线下的很多(代销商),都是先出货,等他们卖完了货再结款。有些商家(代销商)卖完了货(腐乳)结款给我还好;有些个别的卖完了还不给我结款。

  罗昭留妻子:说实线年,他在深圳突然决定要回家乡办豆腐乳工厂的时候,我的内心比较忐忑,并不十分支持。因为我觉得,我们好不容易从一个小山村走出去了,我真的就希望我自己、我的孩子,哪怕我的后辈都能在大城市生活。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在山里面长大,我对于八九十年代的农村来说,那个生活对我来说并不特别愉快。

  罗昭留:其实回家乡(这个决定)应该是在2014年底、2015年的时候就有的想法。当时也不敢,非常害怕。因为觉得,真正走出这一步,万一失败了怎么办?经过时间的推移,慢慢的积累,我开始想,30多岁了,如果我再不去闯,再不去做自己的事情,可能我就会(一直)在研发办公室,可能40、50岁我都待在里面。

  罗妻子:后面我看见他自己真的非常非常坚持,在我跟很多人都不能理解的情况下,他都一直在坚持着,朝着自己的理想和梦想拼搏和奋斗。我觉得我自己被他打败了。所以我决定,在坚持我自己工作的同时,好好地照顾好孩子,给他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后方,让他无后顾之忧,继续坚持自己的梦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