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吃苦瓜和豆腐乳(图)

  • 时间:2022-05-14 01:3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主席每顿饭一般都有鱼,有一盘辣椒,一小碗米饭。吃过一些饭之后,不一会儿,小周会送来第二道菜和第三道菜。最后送一次汤。

  主席常吃的菜有红烧甲鱼、胖头鱼、蒜泥白肉、麻酱茄子、苦瓜炒鸭子、鱼翅、燕窝汤、沙拉、豆腐乳。这些菜当然不是每天都吃,每次做一两个罢了。主食一般是吃米饭。

  主席吃饭时,也往往是谈笑较多的时候。他觉得好吃的东西,便会让小张、小孟也来吃。一般情况是主席吃完之后,她们两个人再吃,有时也同时吃。小孟刚到主席身边时,主席就说过:你在我这里工作,是“三不要”,一是吃饭不要钱,二是住房不要钱,三是穿衣不要钱,还有看书管够。小张和小孟两个人的饭费都由主席负担,这是他说过的。主席还常常说:“咱们有福同享嘛。”

  ,用鸭子肉炒了吃,有一次,主席边吃边谈:“苦瓜这种菜,我的家乡很多,房前屋后都可以种,好种也好活。有些人吃不惯,是怕它的苦味。我不但吃得惯,还一生都吃,从小就爱吃,就图它这个苦味。我这个人一生没少吃苦,看来是苦惯了,以苦为乐了。”说着,他会用手指指盘中的苦瓜菜:“你们多吃点嘛,不要怕苦。”

  当小孟、小张也吃起来的时候,主席便会接着议论:“凡苦的东西,对人体都有些好处,苦能去火明目嘛。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上火,有时生气也上火,这叫虚火。这种人吃点苦很有必要,我这个人也爱上火,所以命中注定要吃苦啰,不如主动去吃,免得火气太大。火气大,不是伤人,更是伤己噢。至于明目,更是它的大好处,我现在有点老眼昏花了,时时吃一点,免得看不清事理。”

  听着的这番议论,小孟心里很清楚,主席已经不是单单在议论苦瓜本身了,而是引申到了更加深远的地方。借题发挥,思维活跃,善于联想,这是毛主席历来的一大特色。

  主席爱吃鱼,在那首《水调歌头·游泳》的词里,曾有记载:“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主席最常吃的鱼是一种比武昌鱼名气小得多,一种极普通的鱼——胖头鱼,并且专爱吃用这种鱼头做的汤,一种熬得泛白的汤。

  有一次,吃胖头鱼汤,主席望着那汤里又肥又大的鱼头,又用他特有的幽默和浪漫联想开了。

  他指了指鱼头说:“这头比一般鱼的头大,不知这种鱼比别的鱼聪明不聪明,想来是大脑发达,应该聪明吧。多吃这种大鱼头,一定会使大脑发达。来来,你们也都吃点,我可希望你们越来越聪明噢。”主席的玩笑话,使席间充满了轻松欢乐的气氛。

  主席每顿用餐的最后,常常爱吃一口鱼冻。这种鱼冻,小孟也尝过,她虽然也是个特别喜欢吃鱼的人,而且一般鱼的腥味,她都不以为意。就像有些人喜欢吃羊肉,久而久之,对羊肉的膻味也是毫无感觉了一样。但当她吃第一口鱼冻时,马上感到一种特殊的腥味,还真有点受不了,便再也不愿吃这种鱼冻了。但她却不明白,主席为什么每顿饭后都要吃上这么一口。

  有一次,又是吃完了饭之后,小孟便问主席:“主席,您吃的那种鱼冻腥了吧唧的,有什么好吃的,您干吗总要吃它?”

  “孟夫子,你算说对了,我就是要吃这种腥味呢。鱼不腥就不是鱼了,鱼腥肉香,都要领略,吃一口鱼冻,饭一下子就都顺下去了。”这就是主席的口味。

  对于吃东西,顾忌的不多,甚至全无顾忌。只要是他想吃、爱吃的,他认为就可以吃。

  主席喜欢吃一种白色的腐乳,这种豆腐乳,医生化验之后,建议主席不吃,因为里面有一种白色念珠菌,对身体不好。医生把这个建议写成报告,由小孟转告主席。主席听了,却不以为然,并且为此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