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写作入门(一)押韵

  • 时间:2022-08-09 23:0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押韵,又作压韵,是指在韵文的创作中,把相同韵部的字放在规定的位置上。诗词歌赋句末用同一韵母的字,以使声韵和谐。一般用于偶句句尾。也称韵脚。在某些句子的最后一个字,都使用韵母相同或相近的字,使朗诵或咏唱时,产生铿锵和谐感。

  所谓韵部,就是将相同韵母的字归纳到一类,这种类别即为韵部。同一韵部内的字都为同韵字。

  任何诗歌都要求押韵,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所不同者,对于押韵的限制多与少、严与宽的不同而已。这也是诗歌同其它文学体裁的最大分别。比较常用的是《108部平水韵》,详见前篇“浅谈古诗词韵律”。

  押韵是增强诗歌音乐性的重要手段,近体诗为了使声调和谐、容易记忆,对于押韵十分讲究。古人通常使用官方颁布的专门指导押韵的书,如《唐韵》、《广韵》、《礼部韵略》、《佩文诗韵》、《诗韵集成》、《诗韵合壁》等,以南宋王文郁撰的《新刊韵略》最为流行,刘渊先生后来编著了一本《壬子新刊礼部韵》,即现在的《平水韵》。

  韵脚是韵文(诗、词、歌、赋等)句末押韵的字。一篇(首)韵文的一些(或全部)句子的最后一个字,采用韵腹和韵尾相同的字,这就叫做押韵。因为押韵的字一般都放在一句的最后,故称“韵脚”。引这些字的韵母要相似或相同。

  韵又叫做韵母。韵母分为韵首、韵腹、韵尾三部分。一般只要韵尾相同,韵腹相同或者相近即可,而对于韵首则不做考虑。律诗里的韵和现代普通话里以及新华字典里的韵不尽相同,有些字,看着读音相同,韵母也一样,但却不属于同一个韵部;而有些字,看着读音有差异。所以,写诗的时候,应该先掌握一些简单的声韵知识。

  韵是诗词格律的基本要素之一。从《诗经》到后代的诗词,差不多没有不押韵的。民歌也没有不押韵的。在北方戏曲中,韵又叫辙,押韵叫合辙。一首诗有没有韵,是一般人都觉察得出来的。至于要说明甚么是韵,那却不太简单。但今天的汉语拼音字母,对于韵的概念还是容易说明的。

  诗词中所谓韵,大致等于汉语拼音中所谓韵母。大家知道,一个汉字用拼音字母拼起来,一般都有声母,有韵母。例如公字拼成gōng,其中g是声母,ōng是韵母。声母总是在前面的,韵母总是在后面的。同韵的字大致都可以用来押韵。

  这里苔、栽和来押韵,因为它们的韵母都是ai。绕字不押韵,因为绕字拼起来是rào,它的韵母是ao,跟苔、栽、来不是同韵字。依照诗律,像这样的四句诗,第三句是不押韵的。

  在拼音中,a、e、o的前面可能还有i,u、ü,如ia,ua,uai,iao,ian,uan,üan,iang,uang,ie,üe,iong,ueng等,这种i,u,ü叫做韵头,不同韵头的字也算是同韵字,也可以押韵。

  诗中的麻、家、瓜的韵母是,韵母虽不完全相同,但它们是同韵字,押起韵来是同样谐和的。

  押韵的目的是为了声韵的谐和。同类的乐音在同一位置上的重复,这就构成了声音回环的美。但是,为甚么当我们读古人的诗的时候,常常觉得它们的韵并不十分谐和,甚至很不谐和呢?这是因为时代不同的缘故。语言发展了,语音起了变化,我们拿现代的语音去读它们,自然不能完全适合了。

  xié和jiā,huā不是同韵字,但是,唐代斜字读siá(s读浊音),和上海斜字的读音一样。因此,在当时是谐和的。

  在这首诗里,期和儿是押韵的;按今天普通话去读,qī和ér就不能算押韵了。如果按照上海的白话音念儿字,念像ní音(这个音正是接近古音的)。今天我们当然不可能(也不必要)按照古音去读古人的诗;不过我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古人押韵是依照韵书的。古人所谓官韵,就是朝廷颁布的韵书。这种韵书,在唐代,和口语还是基本上一致是;依照韵书押韵,也是比较合理的。宋代以后,语音变化较大,诗人们仍旧依照韵书来押韵,那就变为不合理的了。今天我们如果写旧诗,自然不一定要依照韵书来押韵。不过,当我们读古人的诗的时候。却又应该知道古人的诗韵。

  通常讲的押韵,人们比较熟悉。新诗、戏曲、快板、顺口溜,都讲押韵。在这几种文体中,按照汉语拼音,一般韵母相同的字就可以用来押韵。

  然而,格律诗的用韵,与此不同。格律诗必须按照诗韵来写,就是要按照韵书中分列的韵目,来辨别平仄和选择押韵的字。一首诗的所有韵脚,必须从同一个韵目中选字来押韵。如李白的《敬亭山》,用的“闲”和“山”这两个韵脚,就同属于“删”这个韵目。

  一首诗中,如果有一个韵脚用了别的韵目的字,就叫做“出韵”。在科举中,出韵的诗算不合格。比如按照现代普通话,“闲”和先”当然是可以押韵的,但按照诗韵则不可以,因为这两个字分属于两个不同的韵目。(首句入韵的诗,其首句的韵脚例外。)

  大家知道,汉字不是拼音文字。同一个字,在不同地区读音有很大差别。反言之,尽管各地语言差别很大,文字却是一样的。这种特点,对于保持民族和国家的

  统一,发挥了历史性的积极作用。但对于作诗,却有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诗是韵文,各地对文字读法不同,就无法统一对押韵和平仄的认识。于是古人制定了统一的韵书。哪些字属于平声,哪些字属于仄声,每个字在音韵上具体归属哪个部类,都在韵书里列出来,作出了统一的硬性的规定。

  旧韵书一般包括:唐韵、广韵、集韵、礼部韵略、五音集韵、古今韵会、中原音韵、佩文诗韵、洪武正韵等等。

  早在隋以前的六朝时代,就有李登、吕静、夏侯该等人写韵书,但个人著作没有权威性,不被公认。后来隋朝的陆法言著《切韵》,被唐朝的科举所采用,用作判卷的准绳,经稍修改后称《唐韵》,成了皇家认可的音韵规范。从此,一致公认的权威性的规则被确立起来。

  宋末金代,官方对《广韵》又作了一些修订,使之进一步完善。修订后的韵书最初刊行于“平水”(今山西临汾市)这个地方,世称《平水韵》,“平水韵”一词始见于金王文郁《平水新刊礼部韵略》,也就是明清以后一般所说的“诗韵”,一直延续下来。

  《平水韵》并没有对《唐韵》《广韵》作根本性的修改。就是说,并没有完全按照当时的口语来彻底修改,只是对原有韵书的韵目进行了一些归并、调整,并特别注意使唐宋时代按《唐韵》《广韵》写的诗也都符合《平水韵》,从而保持了诗韵的基本连续性。《平水韵》主要是把唐以来就规定可以“同用”的一些韵目,名正言顺地正式合并起来,当然自己也作了几处归并,这样就把《广韵》的206个韵减并成了106个韵。

  总的看,《唐韵》《广韵》都比《平水韵》严,所以唐宋时期按《唐韵》《广韵》写的诗,也符合《平水韵》。总之,几次修韵,并没有实质性改变,连续性没有中断。后来说的诗韵,泛指格律诗用韵,通常是指《平水韵》。

  平水韵是宋代以后使用的诗韵系统。1223年,金朝平水(一说是官名,一说是地名)王文郁作《新刊韵略》,将格律诗用字分为106韵。2001年在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出土的古韵书《排字韵》的残片,其内容与王文郁的《新刊韵略》完全一致,具有106韵的组织,是更早的206韵的《广韵》的一种略本。

  中华新韵为二十世纪以北京官话为主体之现代标准汉语逐渐形成以后,依照现代标准汉语知音韵结构所整理出之韵母分类,可用于诗词创作。目前流通数种不同时其制订的版本,内容有不少差异。

  近体诗押韵有较严格的规定,总结如下:“首句可押可不押,下句必押平声韵”:

  律诗是二四六八句押韵,绝句是二四句押韵,无论律诗还是绝句,首句均可以押韵或不押韵。

  近体诗规定,只能押平声韵,这几乎是一条死规矩,事实上以近体诗为例,若押仄声字会感到非常拗口,所以古人都能自觉遵守这一规则。

  首句押韵可借邻韵:古体诗的押韵,可以把邻近韵部的韵,比如一东和二冬、四支和五微,混在一起通用,称为通韵。但是近体诗的押韵,必须严格地只用同一韵部的字,即使这个韵部的字数很少(称为窄韵),也不能掺杂其他韵部的字,否则叫做出韵,是近体诗的大忌。但是如果是首句押韵,可以借用邻韵。因为首句本来可押可不押,所以可以通融一下。

  古人写诗多依官韵,而许多我们认为是同韵的字在官韵中被分别列入不同的韵部之中,如“冬”与“东”之类,如果在同一首诗中相押,即为出韵。这主要是因为古今语音变化的原因。

  唱和是依照别人诗中所使用的韵字来押韵做诗,叫做“和韵”或“步韵”,主要有三种方式:

  1、次韵:又称步韵,即用原诗相同的韵字,且前后次序都必须相同,这是最常见的一种方式。

  七律(七言律诗,全诗八句,每句七字,要求互句平仄对韵和起句为平韵双句押韵中间四句对偶和上下两句要粘对)

  写新韵七律时:全诗八句,每句七字,互句不必平仄对韵,中间四句也不用对偶,上下句也不用粘对,但首句一般应为平声韵,双句未字要押平声韵,一韵到尾。

  写新韵“七绝”诗:全诗要求四句,每句七字,互句不必讲平仄对韵,也不讲对偶,但起句未字一般要用平声韵,双句未字要押首句的平声韵,一韵到尾;写新韵五律诗时:全诗要求八句,每句五字,互句不必讲平仄对韵,也不讲究对偶,首句未字要平声韵,双句未字要押平声韵,一韵到尾;

  将上述旧体格律诗写为新韵诗时,在押韵时一般通行的办法是以普通话四声的第一、二声作为平声韵的,而旧体格律诗的押韵则是以古时平水韵来定平声韵的,所以新韵诗称为“新韵”就在于此。

  也就是说,新韵诗是针对旧体格律诗进行改革,只保留旧体格律诗全诗句数、每句字数和起句平声隔句押韵(按普通话音押韵)的特点,其余旧体诗的互句平仄声要相对、上下两句要粘连、中间四句要互相对偶(对仗)、按旧韵书“平水韵”押韵的严格要求均舍去,这就是新韵诗词。

  声明非商业行为。作者观点不代表中诗报观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仅为创作者提供参考和交流 新诗与诗词探讨原创投稿邮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